0371-6777 2727

并购与大罢工 东莞诺基亚工厂面临的新难题

更新时间:2021-07-16

  2013年11月19日,由于认为厂方推出的新举措意在迫使主动离职,诺基亚东莞工厂的数百名员工停工抗议,停工规模一度扩大3000人。这一风波震动业界,此后事态发展如何?近日,笔者前往东莞进行实地调查,走访了部分被开除的员工,探究这宗世纪并购下的产业变局。

  2013年11月23日,23岁的李政友被东莞诺基亚制造工厂(以下简称为东莞诺基亚)正式开除,一个陌生的手机号码用短信通知了他这一消息,疑惑的他在试图进入工厂园区时才发现自己门禁卡已经失效,保安告诉他,在诺基亚内部系统里,他的员工状态已经变成了“解雇”。

  此时已是诺基亚东莞工厂大罢工的第5天,这场罢工的原因一直被外界解读为员工对东莞诺基亚调整员工手册的不满。但事实上,在9月份微软宣布将并购诺基亚公司之后,东莞诺基亚制定了一系列新的严苛的管理规则,这些规则被工人视为逼迫工人主动离职的手段,并最终导致了11月19日大罢工的爆发。

  在这场总共历时7天的大罢工里,有200多名像李政友一样的员工被诺基亚开除,19日上午最先参与罢工的169人全数被清理。尽管最高峰时有近3000人参与了罢工,但随着核心参与者们先后被隔离在厂区之外,大多数工人开始后续选择了复工。

  今天,尽管外界已经淡忘了这场风波,但被开除的200多名员工中已有70人开始尝试联合维权,李政友成为了员工代表之一。据负责代理此案的广东劳维律师事务所律师孟凡琦向腾讯科技表示,这批以80、90后为核心的劳工群体的诉求并非经济赔偿,而是要求恢复劳动关系,并期望在恢复劳工关系后与厂方继续谈判。

  在中国劳动关系学院教授王江松看来,并购不仅仅是资本、设备、技术、管理的整合,同时也是劳动力资源的整合,微软收购诺基亚设备与服务部门的同时是带走了3.2万名员工,诺基亚底层员工的权利亦不应该被忽视,否则难免会出现劳资双输的情况。

  曾创办中国首家合伙制律师事务所的著名律师段毅认为,尽管近年来私营企业中劳资纠纷的问题越来越普遍,但传统诉讼制度已经难适应时代发展,他亦认同诺基亚维权员工先恢复劳动关系,再通过谈判解决并购之中劳资纠纷的模式。

  他透露,中华全国总工会书记处陈豪目前已针对东莞诺基亚罢工事件提出,由中国劳动关系学院和全国总工会共同研究方案,以解决企业收购过程中保障工人权益和工会发挥作用的问题。

  据发稿前获知的最新消息,70名被开除员工的仲裁案将于今年2月10日开庭,诺基亚官方目前仍拒绝就此做出回应。

  自1995年进入东莞以来,诺基亚一直就是是当地打工者最羡慕的工作单位之一,尽管从收入角度说,诺基亚从来就不是最好的选择,但是一流的福利制度和员工归属感让这家公司的员工流失率远远低于东莞其他工厂。

  用一位仍然在职的诺基亚员工的话说,“你在富士康是给苹果代工,我在这是诺基亚的员工”。

  李绪强同李政友一样是选择法律维权的70名员工的代表,生于1987年的他在2006年中专毕业后就进入了东莞诺基亚,当年同所学校和他一同应聘的毕业生超过200人,最终只有13名入选,在体检之后这个数字降到了个位数。

  能够进入东莞诺基亚对李绪强来说曾经是人生最大的光荣之一,同样的归属感在东莞诺基亚的大部分员工身上都已经根深蒂固,在过去的17年里,东莞诺基亚罕有劳资问题发生,即便在诺基亚近年来业绩每况愈下之际,多数员工仍愿意与这家芬兰公司共同进退。

  一个不为外界所知的例子是,在2012年,李绪强和李政友等数名此后被开除的员工都曾响应公司的号召用微薄薪水购买了诺基亚的股票,尽管这笔投资以亏损告终,但大部分人都未曾有过怨言。

  即便在今年6月诺基亚启动全球裁员计划后,东莞诺基亚裁减了近百名员工,也未曾有过劳资纠纷和类似的罢工行动,一个问题便浮出水面:11月19日的大罢工缘何而起?

  2013年9月2日,微软CEO史蒂夫鲍尔默从美国秘密抵达芬兰,一桩代号为金牌工程(ProjectGoldMedal)的收购案正式浮出水面,微软为收购诺基亚核心手机部门花费了大约72亿美元,其中有50亿美元用于收购诺基亚设备部门,其余的21.8亿美元用于购买诺基亚所持有的专利授权。

  这场世纪并购案还决定了32000名诺基亚员工的命运,这些员工中,有18300名直接与手机制造相关。显然,负责诺基亚智能手机制造的北京工厂及负责非智能机制造业务的东莞工厂都将成为微软公司的一员。

  东莞诺基亚的员工们是从媒体上获知这个消息的,随后,他们第一次感受到了工厂方面的改变:

  首先是警告累计的变化,警告是一种对违反员工手册行为的常见处罚,小到迟到大至打架斗殴都可能获得警告处理,累计三次警告的结果就是被开除出厂。在过去的东莞诺基亚,警告处分每年清零,但在并购消息之后,警告处分改为永远累计,且向前追溯,这意味着工龄越长的员工被开除的几率越高。

  其次是员工手册的修改。在并购案后,东莞诺基亚方面表示,“为了适应公司的发展”,2014年1月1日开始将实行新的员工手册,这份新的员工手册长达80多页,篇幅是原有员工手册的2倍,用诺基亚员工的话说,新手册“增加了很多对我们不利、削减福利的条款”。

  其中最为东莞诺基亚员工所诟病的就是新员工手册中的“4.4.4”条款,即因公司原因放假的情况下,第一个月就只按照底薪发放。第二个月开始如因公司原因继续放假,就按照比例底薪发放——比如工作了排班的80%,就发底薪的80%,如果低于东莞市最低工资标准的时候就按照当地最低工资的80%发放,约为1000多元人民币。

  此外,诺基亚东莞工厂在10月底突然招揽了一批新员工,新员工的签约单位不详,但工资和福利待遇均高于原有员工,但这批新员工并非熟手,还需要东莞诺基亚的老员工来教授他们工资技能,且这些新员工只做封箱、打包、贴签的工作,而涉及质量问题等容易引发警告的工作仍由老员工负责。

  最后是在员工中长期流传的传言称,在收购之后,这批员工将不再隶属于诺基亚,也不属于微软。在汇总了多方消息之后,几乎所有的东莞诺基亚员工都不约而同的得出一个结论:工厂似乎在逼迫员工主动离职。

  苏传东和李绪强、李政友一样是70人维权员工群体的代表,也是最早一批罢工的参与者。

  免责声明:凡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欢迎转载,注明出处。非本网作品均来自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蔡明介与王雪红,台湾科技业这两大天王,过去盛传不和,但在六月八日,联发科在深圳首次主办的大型产品发表会,王雪红旗下的威睿。[详细]

  虽然2011年台湾是日本购并市场的第2大买主,但却是连郭台铭也难顺利吃下的市场,搞懂日本商场潜规则,才能降低购并的失败风险。[详细]

  回顾2011年5月,樊邦弘先生荣获全球50位华人科技企业家称号,在LED应用照明排行第一名。而此殊荣是“全球50位领军人物”在LED应用照明。[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