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71-6777 2727

用户找跑腿买药被“掉包”美团:骑手账号被封

更新时间:2021-07-20

  2020 年 1 月 9 日,新冠疫情尚未爆发。正在上班的白女士感觉自己嗓子疼痛并有些发烧,图方便的她随即拿出手机,通过美团的跑腿代购 - 同城帮买业务购买药品,并在之后的页面中选择了药品-退烧药、感冒药、止咳、体温计,同时勾选了需要小票、就近购买的选项。

  白女士称,自己下单后很快便被接单了,非常便捷。 期间一名骑手向我打来电话,告知药房人员建议我吃消炎药,因为之前也吃过消炎药自己也就同意了 。白女士说道。

  下单约 1 小时后,药品送达。白女士说,骑手送到的药品有:亮跃牌盐酸左氧氟沙星片、感康复方氨酚烷胺片、阿司匹林泡腾片、强力枇杷露、电子体温计,共计 271 元。骑手让白女士先通过平台支付 1 元商品费和 16.9 元的跑腿费,后 270 元通过扫码支付给其个人。

  下午 1 时 35 分 , 白女士服用药物后,感到心跳有些加快。当她查询小票上的药店名称,却发现在地图上怎么也检索不到这一药店。更为严重的是,白女士发现,她吃的一款亮跃牌盐酸左氧氟沙星片的药盒上没有 OTC 标识,为处方药(非处方药药盒上均有 OTC 标识)。在其说明书 不良反应报告 中,明确标注着有可能引起免疫系统、心脏器官疾病等多种不良反应。

  处方药必须凭执业医师或执业助理医师处方才可以调配、购买和使用。那么,骑手是怎么买到处方药的呢?白女士开始给骑手打电话,询问药店真实地址和药品来源,骑手表示,如果没有吃可以退还 271 元。

  白女士向北青报记者表示,当天下午 2 时 40 分自己身体感到了明显不适。她赶紧到朝阳医院心内科就诊,医院的心电图检测为 127 次/分,而正常心率为 60-100 次/分,医生在病历上注明:窦性心动过速。

  在经历数次投诉后,美团回应称:第一时间进行了排查和处理,经查该事件的共享配送人员(众包骑手)在配送中存在私自虚报高价、线下交易、违规提供处方药的行为,根据平台规章,已第一时间将骑手永久拉黑。

  而对于药品方面的疑虑,美团工作人员向白女士回复称, 骑手爱人当时从老家购买了 2 盒药品,吃了一盒剩下一盒,接到您的订单后,骑手想到自己家中有一盒闲置,送单时顺路回宿舍拿了药,比对骑手轨迹吻合。

  同时,美团工作人员称,白女士收到的小票是骑手私自机打的,确实存在抬高价钱多收费情况。

  2020 年 6 月 5 日,警方也回复了白女士。根据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的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涉事骑手因诈骗白女士 200 余元人民币,被处以 5 日的行政拘留处罚。

  白女士在和平台方协商无果的情况下,一纸诉状将美团起诉至法院。2021 年 7 月 13 日,北京互联网法院进行了在线庭审。

  白女士认为,平台骑手销售给自己家中闲置的处方药,而非依据合同订单约定购自药房的非处方药,存在严重的违约以及欺诈行为。因此,请求法院判决美团方通过媒体赔礼道歉,并赔偿共计 20 万元的各项费用。

  药品牵涉老百姓身体健康,代购、销售必须经过严格把关,包括每一个环节的把关,所以平台方在这个过程中还是有很大责任的。 白女士的代理律师李保鹏表示,他和白女士都希望通过此案引发启示,能把网络平台代购药品的风险降到最低。

  美团方律师表示,此案涉及美团跑腿业务。依照美团跑腿公示的《帮买服务协议》约定,北京三快科技有限公司并非美团跑腿运营商,其不是适格被告,白女士可另行起诉上海三快智送。

  同时,美团方律师认为,此案案发于 2020 年 1 月,当时上海三快智送的工商注册地址在上海市长宁区。依照相关约定,因美团跑腿条款内容或履行发生争议的,应由上海市长宁区人民法院管辖。其请求北京互联网法院裁定驳回起诉,将此案移送至有管辖权的上海市长宁区人民法院审理。

  北青 - 北京头条记者注意到,2017 年国家食品药品监管总局办公厅发布《关于加强互联网药品医疗器械交易监管工作的通知食药监办法〔2017〕144 号》文件,其中第一条 落实监管责任 中提到,建立完善互联网药品、医疗器械交易服务企业(第三方)监管制度,按照 线上线下一致 原则,规范互联网药品、医疗器械交易行为。

  根据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的《处方药与非处方药分类管理办法》规定,处方药必须凭执业医师或执业助理医师处方才可调配、购买和使用。

  中国法学会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研究会副秘书长陈音江表示,随着网络技术和运用的普及,各种互联网服务应有尽有。这些新兴互联网服务业在给人们带来便捷的同时,也带来了不少新的问题。互联网企业不能只顾迎合市场需求赚取经济利益,而不管消费者的合法权益是否能够得到保障。尤其是涉及消费者生命健康安全的药品和食品消费,企业在考虑市场需求的同时,更要考虑可能给消费者带来的安全风险。

  具体来说,平台推出跑腿和买药服务原本都是好事,但前提是要通过审核、培训、管理等手段来提高骑手的综合素质,或者通过有关制度或设备对骑手进行监管,确保整个服务过程的安全可靠,确保消费者的合法权益得到保障。企业不能搭建好平台,就只管收费或赚取提成。一旦消费者权益受到侵犯,就拿管辖权等理由来当挡箭牌。

  所以互联网企业在创新模式的同时,一定要把消费者的合法权益放在首位。只有兼顾了消费者权益保护和经济利益的创新模式,才能真正获得长远发展。

  ( 原标题:壹现场丨跑腿骑手伪造票据私售处方药被拘 消费者诉美团索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