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71-6777 2727

湖南商人討貨款被判刑案追蹤:重審一審獲判無

更新时间:2021-07-18

  因與商業合作夥伴的貨款糾紛,在湖南長沙經商的王潤志沒有想到,面臨的是一場延及數年的刑事追訴。5年前,他正打著向汕頭市雅娜公司索要數百萬貨款的民事官司,但在2016年2月19日,他被廣東汕頭警方帶走,警方稱,雅娜公司控告他偽造印章。此後,司法機關4換罪名,先後以偽造印章、詐騙、合同詐騙、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指控他。

  案件走過曲折的刑事訴訟程式:一審法院兩次對王潤志作出有罪判決,二審法院兩次不開庭審理直接發回重審。在歷次審理中,作為被告人的王潤志一直自辯無罪,並希望法院公正判決。

  2021年1月11日,廣東省汕頭市潮南區人民法院對王潤志作出第二次重審後的一審判決:無罪。

  據法院判決認定:2010年5月18日,王潤志與汕頭市雅娜化粧品實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雅娜公司”)簽訂經銷協議,雅娜公司授權王潤志為湖南長沙地區包場超市“馥珮”系列産品的特約經銷商,同月25日雙方補充約定,雅納公司授權王潤志向長沙地區家潤多超市7個門店供貨。

  同時,雙方約定,在王潤志註冊為一般納稅人之前,雅娜公司與大賣場簽訂供貨協議,按王潤志回款100%提供稅票,並收取2.5%的稅金。據此,雅娜公司每年度與家潤多超市簽訂1份編號為3012A的採購合同,由王潤志向家潤多提供雅納公司産品,並與超市結算貨款,雅娜公司根據銷售貨款金額提供增值稅專用發票,超市收到發票後將相關貨款匯到雅娜公司賬戶,王潤志再依據應回款金額從雅娜公司中提貨。

  2010年至2011年期間,王潤志以雅娜公司的名義與家潤多簽訂了2011年度、2012年度編號為3651A的合同,但仍按照3012A的合同貨款結算手法結算,並提供發票等。

  但雅娜公司並不承認3651A合同的线月,雅娜公司在與王潤志的一場民事訴訟中,向公安機關報案,稱王潤志偽造其公司印章,與家潤多超市簽訂了編號為3651A的採購合同。

  2015年9月14日,雅娜公司向公安機關報案。2016年2月19日9時許,王潤志在廈門至新加坡的航班檢查時被汕頭市潮南區公安局民警帶走。當天,警方以其涉嫌偽造印章罪予以刑拘。

  此前潮南法院開庭時,證人出庭作證,證明雙方對賬不歡而散。隨後雙方回各自所在地法院,以合同糾紛為由,提起民事訴訟。在王潤志方一起案件已獲得法院勝訴判決,雙方的民事糾紛尚在審理時,綿延5年的刑事指控突然降臨。

  庭審證據顯示,2015年9月14日,雅娜公司向潮南區公安分局提供了一枚公司印模,稱3651A合同上的印章,並非該公司印章,控告稱王潤志涉嫌偽造其公司印章,簽訂3651A合同。2016年2月19日,王潤志以涉嫌偽造印章罪被刑拘。

  2016年3月25日,在“扛了一個多月”後,王潤志收到潮南檢方的批捕決定,涉嫌罪名由偽造印章變更為詐騙罪。

  在看守所羈押期間,通過律師從中斡旋,王潤志及其海天麗達日化經營部作為乙方,與甲方雅娜公司簽署了一份“和解協議書”。該和解協議書約定,雙方互相對民事案件撤訴,王潤志放棄對雅娜公司的任何債權或合同權利,再出現糾紛,就到雅娜公司所在法院去解決。王潤志稱該協議是,“屈辱的不平等協議”。

  在看守所簽訂該協議後,雅娜公司向王潤志出具了諒解書。潮南區檢察院為王潤志辦理了取保候審。

  2016年9月9日,汕頭市潮南區檢察院未以公安機關立案的“偽造印章罪”、亦未以其批捕的“詐騙罪”對王潤志提起公訴,而是以“合同詐騙罪”向法院提起公訴。

  檢方認為,在3651A合同中,王潤志應自己提供增值稅專用發票並自行承擔稅金,才能與家潤多超市結算貨款,但王潤志騙取雅娜公司為其提供增值稅專用發票金額共計56萬餘元,其中承擔的稅款金額7萬餘元,應以合同詐騙罪追究刑事責任。

  2016年12月5日,潮南區法院一審採納檢方指控,據此認定王潤志構成合同詐騙罪,判決有期徒刑一年,緩刑一年六個月,並處罰金1萬元。

  王潤志不服上訴,汕頭中院以“部分事實不清、證據不足”撤銷一審判決,發回重審。

  2018年2月14日,潮南區法院再次作出一審判決,以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王潤志有期徒刑十個月,緩刑一年六個月,並處罰金2萬元。

  王潤志仍不服上訴,2018年7月9日,汕頭中院二審再次撤銷原判,發回重審。

  2020年10月22日,潮南區法院對該起兩度被上級法院發回的案件,第三次一審開庭。此次開庭,距離上一次發回重審已有兩年三個月之久。

  庭審中,王潤志與合作夥伴當年的對賬錄音,被允許當庭播放。公安的鑒定結論顯示,當年控告王潤志“偽造雅娜公司印章”的雅娜公司,原本就存在兩枚“同款”公章。隨著證人出庭作證,該案的審理儘量接近事實真相。

  第三次起訴,潮南區檢察院並未更換此前的起訴狀,仍以合同詐騙罪起訴王潤志。在長達18個小時的庭審即將結束時,面對庭審中辯方出示的大量無罪證據,審判長問公訴人有何答辯,公訴人答:“請合議庭結合今天的證據進行綜合評判,依法裁決。”至於對被告人的量刑建議,公訴人答:“沒有”。與前兩次不同,第三次一審開庭中,作為“受害人”的雅娜公司,沒有再派律師出庭。

  2021年1月11日,潮南區法院經重審後認為,王潤志雖然有以雅娜公司的名義與家潤多超市簽訂3651A合同,將不屬於雅娜公司的産品提供給家潤多超市銷售,並由雅娜公司向家潤多超市開具增值稅專用發票的行為,但其行為並不構成合同詐騙罪。

  首先,王潤志的行為並沒有造成雅娜公司經濟損失,其主觀上也不是以非法佔有為目的。本案中,王潤志雖然有讓雅娜公司為非雅娜公司産品開具增值稅專用發票這一違反國家稅收法律法規的行為,但如果雅娜公司開具的增值稅專用發票的數額和申報的未開具發票的銷售收入數額的總和沒有超過雅娜公司發貨的總數額,仍然沒有造成雅娜公司經濟損失。

  其次,本案證據無法排除雅娜公司事先明知王潤志以雅娜公司的名義與家潤多超市簽訂3651A合同的可能性,公訴機關指控王潤志私自以雅娜公司的名義與家潤多超市簽訂3651A合同的證據不足。

  王潤志從舊電腦儲存文檔裏找到的多份對賬視頻,對證明其無罪起到了重要作用。在這些對賬的畫面中,王潤志與雅娜公司負責人呂在坤及其財務等工作人員,就賬目問題進行溝通。王潤志表示,視頻中的聲音與此前向法庭提交過的錄音經對照完全一致。汕頭潮南警方出具的鑒定意見則證明,王潤志提供的聲像資料,共15段視頻、28段音頻,均未發現剪輯、拼接、合成痕跡。

  潮南法院此次認為,王潤志提交的廣州對賬錄音錄影和對賬證人的證言反映在2014年2月6天的對賬過程中,雙方對家潤多的貨款並無爭議,只是對條碼的費用存在異議,且多次提及家潤多3651A合同、商品條碼的事實;廣州對賬錄音錄影反映雅娜公司的廣州銷售公司財務經理鄭某事先明知雅娜公司跟家潤多超市有2個合同,家潤多超市每月的匯款與開票她也是知道的,這與其在偵查階段的證言相矛盾;廣州對賬錄音錄影反映在王潤志多次提及3651A合同時,呂在坤沒有表示反對,這與呂在坤在偵查階段的陳述相矛盾。

  綜上,潮南法院認為,公訴機關提供的證據不足以認定王潤志在簽訂、履行合同過程中,主觀上具有非法佔有的目的,客觀上實施了虛構事實、隱瞞真相,騙取對方當事人數額較大財物的行為,指控王潤志犯合同詐騙罪的犯罪事實不清、證據不足,指控的犯罪不能成立。